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党组织千里随行 幸福花两地飘香

2018-12-04 18:09:08
党组织千里随行 幸福花两地飘香 天等是广西西南崇左市的一个贫困县,全县三成人口外出务工。

曾经,在广东人眼里,天等人就是“砍手党”的代名词;如今,天等外出务工人员却成就了一个个“打工传奇”。

曾的流动管理困难,如今有了“天等新解”。

地方形象180度转弯,究竟是怎样发生的? 打工维权难 天等县有一起“伤疤”。

该县上映乡温江村,曾因全村青年皆外出犯罪而落下“砍手党乡”的坏名声。

近年,因为抢劫被刑事处理的青年农民有百余人,包括村支书的儿子。

1名抢劫犯解释村里年轻人的选择逻辑:“村子太穷,我们又没文化又没技术,只靠种田、打工会穷死。

去挖矿又可能被压死。

挖矿也是死,抢劫也是死,那宁可去抢劫。

” 这给天等人乃至广西带来了极大负面影响。

一些工厂招工时,甚至挂了不要广西人的告示。

温江村现象暴光后,引起社会广泛关注,外出务工人员的管理和服务工作被提上日程。

天等县县委书记吴强查根究源,得出结论:“村民到外地打工干了违法的事情,主要是管理不到位,服务不畅通,遇到难事不知道向哪个部门反映寻求解决,而毛病地选择偏激行为。

” 天等县是国家贫困县,外出务工人员队伍庞大,占全县总人口的31%;近5年,有外出务工经历的党员占全县农村党员的1/3。

天等县委常委、组织部长赵德庆说,“外出务工人员,足够再建‘另一个天等’。

” 在吴强看来,外出务工人员有“3难”:平日来往少,互相帮助难;距离阻隔远,家乡政策了解难;无组织可依,诉求解决难。

外出流动党员有“4难”:去向难掌握,管理难落实,活动难开展,作用难发挥。

这两个群体的难题,也是当下中国社会管理服务面对的挑战,令许多地方政府都挠头。

经过多年探索,天等县求得“新解”:二者有机结合就不难。

活动不流浪 具体怎么做?天等县摸索出“支部管党员、党员服务务工人员”的“联组建部”新模式。

赵德庆告知记者,“联组建部”指的是因地制宜地在流动人员集中地,以10至20人为单位,通过同企联组、同行联组、同乡联组的方式,将邻近人员组成联合小组,即“联组”;10至20个联合小组的党员建成一个流动党支部或临时党支部,即“建部”。

有了组织之后,流动党支部登记天等外出务工人员信息,采取实名制建立县、乡、流动党支部三级信息网络,并发放诉求表,了解“另一个天等”的愿望,积极帮助解决。

据统计,2011年以来,天等共发出“身份”登记证书22600本,接受诉求表203份,诉求事项161件,已调和解决141件,涉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